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

热评

社论》像陈立宏这样的五年级生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5-02
摘要:「名嘴」陈立宏中年早逝,相同理念者失去一位契合的朋友,不同阵营者也失去一位可爱的对手;小英总统透过脸书追悼,「谢谢他过去为这块土地所做的付出」。 从新闻工作到政论工作,陈立宏是他那个世代许多关心国事的类型之一,这种角色选择的常态化与职业化,

「名嘴」陈立宏中年早逝,相同理念者失去一位契合的朋友,不同阵营者也失去一位可爱的对手;小英总统透过脸书追悼,「谢谢他过去为这块土地所做的付出」。

从新闻工作到政论工作,陈立宏是他那个世代许多关心国事的类型之一,这种角色选择的常态化与职业化,写照着蒋经国晚年过渡到李登辉时代的正向发展。那段历史,从政治到社会,洋溢着追求民主的热情与切望,作为媒介角色总有下情上达的使命感,希望尽一己之力媒合国家的进步力量,这也是时代给予五年级生自我实现的新途径。

五年级生成长背景有明有暗,涵盖两蒋威权统治、党外民主胎动、报禁党禁解除,更有中坜事件、「中美断交」、美丽岛事件、江南案,政治启蒙既有党国洗脑教育的余威,也有姓党媒体之外的反体制论述,不少人在热血阶段加入国民党,继而又因社会见识成为失联党员,最后摆脱党国魅影而重新自我定义。五年级生有个隐约轴线,国民党、救国团是青春,街头抗争、镇暴警察是前中年,政权和平转移是中壮年。

随着天然独浮现,五年级生的改革意念或许渐显保守。不过,亲历威权过渡到民主,仍使他们较有改革的向光性。国会全面改选、总统直接民选、台湾价值优先、党产年金司改,渐成社会骨干的五年级生,选择向前看是主流。太阳花运动所以能遍地开花,五年级父母辈的支持乃是不可忽视的因素。至于太阳花世代基于经济受害而要求改革,五年级生因为经济获益而要求改革,则显示了二十年来内外客观情势的巨大落差。

太阳花运动之前,二○○四的牵手护台湾,出现许多中壮年中产阶级携家带眷,有别于以往民主运动的年龄层与阶级属性,细加分析不难发现他们是四五年级生带着七八年级生。台湾的民主演进,中国的文攻武吓,以及民主与专制的撞击,让这些事业、家庭趋于稳定的中壮年,挺身而出捍卫自家与国家。而从二○○八乃至二○一六的视角回顾,他们并非毫无条件地支持特定政党,他们对台湾自成一国有所欲求,对政治人物信守初衷也要求甚高。

五年级生的族群情结相对淡化,命运共同感鬆解他们父兄辈的紧绷。二○○五之后,国民党的总体走向,却恰好背道而驰。一中各表,被二○一六总统大选淘汰;一中同表,再被二○一七的主席改选淘汰。事实上,五年级生有知以来,台湾困扰于「汉贼不两立」,纠葛在「中国代表权」的内战结构,往前主流与往后非主流的拉扯,不时召唤新旧外来政权的幽灵,五年级生怎容自己的人生再戒严?陈立宏想等着牵着女儿走红毯,不是象徵性点出两个世代在台湾幸福展开的愿景?

也许,有人会问,像陈立宏这样的五年级生,真的很多吗?的确,相反的例子不是没有,但从选举、民调来看,恐怕是为数不少的。当然,陈立宏一定希望愈多愈好。而且,不同类型者,同样见证过少数人垄断政经利益之失,应该也不致否认政治与经济的转型正义,对自己与子女都是正面的机会吧。

一九六○年代,距离日本撤离、国民党外来约二十年,党国体制已然定型,战后匮乏也有改善。五年级生从小学到大专乃至就业,正逢台湾经济的复甦与起飞,分享到十大建设、经济奇蹟的红利。不过,城乡差距持续拉大,导致他们当中不少离乡外读而迁居都会区,无法返乡工作连带无从关心家乡的政治、文化与生态,这也是四年级生的乡愁。照理说,这批受惠者容易倾向国民党,但人格定型于政治转型阶段,反而让许多人相信更多的改革才是理所当然。经济的满足可能刺激民主的欲求,此一论述显然适用于五年级生。

二○○○首度政党轮替以来,五年级生在公共领域纷纷冒出头,主要领域逐渐世代交替到五年级生。目前,国家最高权位坐着四年级生,而朱立伦、林佳龙、郑文灿等五年级生,挺进六都的半数,大势所趋不难推估。可以说,这个世代的集体特性,对台湾民主转型、国家正常化的作用,是一个尚未完成的故事。稍有遗憾的是,像陈立宏这样的五年级生,过早完成了自己的故事。

责任编辑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