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

网络

自由广场》新南向与想像的中华民国霸权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5-10
摘要:◎ 何景荣 新南向政策的执行已迈入第二个年头,我国在高教输出与经贸合作上也有一些斩获。唯独对新南向政策「以人为本」的核心价值,心怀中华民国的公务体系似乎还抓不準方向。近来,由于美国提出了「印度-太平洋」战略的新思维,我国一些研究国际关係的学者

◎ 何景荣

新南向政策的执行已迈入第二个年头,我国在高教输出与经贸合作上也有一些斩获。唯独对新南向政策「以人为本」的核心价值,心怀中华民国的公务体系似乎还抓不準方向。近来,由于美国提出了「印度-太平洋」战略的新思维,我国一些研究国际关係的学者,开始谈论「亚洲共通的民主价值」,彷彿成为世界超强美国的御用智库,準备对东南亚「输出民主」;又彷彿是当年「四万万中国人心之所向」的泱泱中华民国,决定用孙文「济弱扶倾」的那套哲学,来施惠东南亚的「小国」…

虽同为东协成员,东南亚各国的政治体制,不但大相逕庭,且各自独树一格。以最接近民主政体的两个东协国家来说,菲律宾有美式的两院制国会,但民选的总统偏又充满强人色彩,施政常游走在宪政边缘;国会与总统皆民选的印尼,却不像欧陆国家那样遵守政教分离原则,而是将「信仰至高真神」(Ketuhanan yang Maha Esa)订为宪政层级的立国原则,国民必须是有神论者,亵渎宗教则是刑事重罪。

相较于禁止无神论、禁止共产主义的印尼,越南则是共产一党专政,由党总书记、总理、国家主席与国会主席构成的四头马车共享权力;泰国是军政府执政,国王与皇室却享有至高无上的尊崇地位;马来西亚为联邦制,州级政府享有高度立法权,中央层级却由马来裔、华裔与印度裔共治,但施政上偏又贯彻「马来至上」(ketuanan Melayu)的族群政治思维。

换言之,每个东南亚国家的政体既特殊、又複杂;东南亚国协能够维繫的先决条件,就是会员国不干涉彼此大异其趣的政治体制与意识形态(光是从东协会旗,就可看出东南亚各国强调的是「稻米文化」这类非政治性的文化遗产,作为团结彼此的共同价值)。想不到两千多万人口的中小型国家台湾,如今要去「教导」东南亚「民主是你们的共通价值」,直接挑动东协最敏感的那根神经,非要逼得六亿五千万人口,到时候给你小国直接打脸!

更何况,台湾民主虽然不差,但是要成为可以对外输出的举世典範,未免还有段距离。跟近世的民主典範德国相比,台湾的转型正义搞得拖泥带水,总统必须对外强调改名不是重点,却无视德国绝不允许「希特勒路」、「国立纳粹大学」存在的正义原则;台湾的一例一休一修再修,政府却拙于宣传沟通、同时激怒劳资双方,跟德国「新统合主义」(neo-corporatism)政府、企业与工会三方协调的典範,更是差之千里。自己的民主勉强得个87分,台湾却还想输出民主到东南亚,真不知道是哪来的自信!

说穿了,新南向政策在执行上搞到像无头苍蝇,关键在于某些心怀中华民国的公务员,不但不了解东南亚的需求,也不了解台湾的优势。台湾人只看到曼谷、马尼拉与雅加达等大城,充斥着现代化的摩天大楼,却没注意这些国家与地处亚热带的台湾一样,时有暴雨肆虐、造成淹水,并带来蚊虫肆虐、传染病蔓衍的隐忧,因此东协多国一直有下水道建设与河川整治上的需求;但是相关工程,并非喜欢对外投资,却又专做表面功夫、好大喜功的中国建商之专长。至于我国在东南亚的头号竞争对手南韩,其大肆宣扬的「清溪川整治奇蹟」,其实是花大钱、砸电力,用抽水马达系统构筑出来的海市蜃楼工程。相较之下,我国南有爱河整治、北有中港大排改造,乡镇地区的下水道建设,更是优于东南亚许多一级城市。为什么不将我国在河川整治与下水道工程上的智慧结晶,以技术标的形式,移转给东协大城市的市政当局(顺便替台湾过多的「流浪博士」提供发挥擅场)? 至于同样有推行健保制度的泰国与印尼,我国所能提供的经验交流与技术合作,更是不在话下!

以上所言,并非反对推动新南向政策,而是推动前必须知道台湾软实力之所在。菲律宾、印尼等国的先祖,源自台湾的南岛原住民,这是彼等在教科书上所承认之事实;又,台湾有超过三十万的越南裔新住民与新二代,是我国第四大族群。「人不亲土亲」,在人治重于法治的东南亚,强调我们与东南亚在历史、血脉与文化上的共同根源,才是南韩这个竞争对手所欠缺、台湾在推动新南向政策时的最大优势。若是还迷信「炎黄子孙」、「两岸一家亲」之类的神话传说,例如自以为是拥有「三千多万海外侨胞」的泱泱中华民国,将马来西亚的华裔公民视为我国「侨胞」,则只是再三触犯东协各国在内政上的禁忌,与新南向政策以人为本的宗旨背道而驰。

责任编辑:admin